新聞中心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新聞中心
代號“206” 上海刑事案件智能輔助辦案系統正式“解密”
發布日期:2017-10-05 14:34:47

  代號“206”——上海刑事案件智能輔助辦案系統,歷經154天如火如荼的研發后,正式亮相。這是一套“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軟件”,它的橫空出世,會給上海法院帶來怎樣的變革?未來法院人工智能又有怎樣的圖景?隨著“206”的正式解密,這些問題也慢慢揭開了面紗。

“206”工程研發基地現場全景圖。(李裔杰攝)

  接考卷,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成“目標”

  64位來自上海法院、檢察院、公安機關的業務骨干,215位科大訊飛公司的高精尖技術人員,154天夜以繼日埋頭研發……上海高院交出了一份讓人眼前一亮的答卷。說起這場“考試”的命題,還要從2017年2月6日說起。

  這一天,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來到上海高院調研,也就在這一天,中政委明確要求,由上海高院研發一套“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軟件”,這一軟件后被命名為“上海刑事案件智能輔助辦案系統”。

  究竟這是怎樣的一套系統?用上海高院黨組書記、院長崔亞東的話說,這套系統“要解決刑事案件辦案中存在的證據標準適用不統一、辦案程序不規范等問題”、要“具有校驗、把關、監督功能,可以及時發現證據中的瑕疵與矛盾,及時提示辦案人補正或作出說明,確保提請逮捕、移送審查起訴的案件符合法律規定的標準”,從而提升辦案質量和效率,實現防止冤假錯案,減少司法任意性,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制度改革的目標。

  有了目標,就要制定可操作的路徑,而在這之前,這套尚未成型的系統,有了自己獨特的代號——“206”,原因很簡單,因為它的交辦日期是2月6日。

圖說:上海徐匯法院刑庭庭長朱以珍帶領項目組成員構建盜竊證據模型 。

  解試題,專家經驗、模型算法、海量數據定“路徑”

  如何破題,這一系統工程自交辦那一天起,就開始緊鑼密鼓地運轉起來。

  2月中旬,上海高院成立了以崔亞東為組長的“206工程”領導小組及辦公室,辦公室下設業務組、技術組、綜合組和專家咨詢組。同時,經上海市委政法委同意,“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軟件”工作聯席會議制度建立,緊接著,上海確定了33家法院、檢察院、公安機關作為試點單位,8個區級司法局和上海市律協作為調研單位,同步推進專題調研、數據整理與制定證據標準工作。

  大數據、云計算、移動網絡、人工智能,這些耳熟能詳的現代科技如何與司法體制改革融合??“人工智能最重要的三個環節,是專家經驗、模型算法和海量數據!笨拼笥嶏w法院產品線產品部經理金澤蒙如是說。如何讓機器來學習人類的法律思維呢?“我們預定了機器學習的規則,從統一證據標準、制定證據規則、構建證據模型三方面入手!鄙虾8咴焊痹洪L、全國審判業務專家、206工程業務組負責人黃祥青如是說。

  對于206研發團隊來說,建立統一的刑事案件證據標準是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和開發系統的關鍵。2月中旬,上海高院結合司法實踐,聚焦常見多發、重大、新類型等案件,選擇了7類18個具體罪名,計劃到2017年底前分三批完成,逐項制定證據標準。

  2月下旬,第一批證據模型構建小組也隨之建立。上海高院從高院、浦東、徐匯、虹口、長寧等法院抽取精兵強將,分別組成了命案組、盜竊罪組、電信網絡詐騙類案件組以及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組4個組。

  徐匯法院刑庭庭長朱以珍負責的是盜竊罪組,她說,為了力求模型構建的精準和實用,我們收集并分析了2012年至2016年間上海各基層法院審理的部分盜竊案36779件,最后幾經調整,把盜竊模型按照證據數量和種類的不同,分為當場抓獲型、重要線索型和網絡犯罪型三種類型。根據高院的初步設想,證據模型不僅要有證據指引功能,還要有單個證據合法性校驗功能,證據和證據間互相印證的功能,以及證據之間邏輯判斷的功能,這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圖說:上海刑事案件智能輔助辦案系統的顯示頁面。

  交答卷,人工智能描繪上海法院未來圖景

  經過154天夜以繼日的研發,“206”終于亮相,交出了階段性的答卷。??“目前,206系統主要由上海刑事案件大數據資源庫、上海刑事案件智能輔助辦案應用軟件、上海刑事案件智能輔助辦案系統網絡平臺三部分組成!?上海高院副院長、206工程技術組負責人郭偉清介紹。

  截至6月底,上海刑事案件大數據資源庫匯集了1695萬條數據,其中案例庫案例9012個、裁判文書庫文書1600萬篇、法律法規司法解釋庫條文948384條、辦案業務文件庫各類規范性文件638件。與此同時,證據標準庫、電子卷宗庫將隨證據標準的制定及開發的案由同步更新。

  5月3日,“上海刑事案件智能輔助辦案系統”正式試運行,6家法院、6家檢察院、13家公安機關試點單位上線。據統計,截至6月底,206系統共錄入案件60件,錄入證據19316份,提供證據指引2622次,發現證據瑕疵點48個,提供知識索引查詢348次,總點擊量達5.6萬次。

  隨著技術的不斷完善,未來的206系統將具備證據標準指引、單一證據校驗、逮捕條件審查、社會危險性評估、證據鏈和全案證據審查判斷、非法言詞證據排除等20項功能,其中13項已經完成,還有7項功能正在開發中。

  事實上,“206”還猶如一個初生的“嬰兒”,如何讓這個“嬰兒”慢慢學習,研發團隊已進入小規模數據的人工標注階段,公檢法三家的業務骨干們對掃入系統的卷宗內容進行精細化標注。

  “坦率地講,‘打標注’是需要花費一定工作量的,但這是一個過渡階段,人工智能的學習有一個過程,我們前期所打的標注是為機器學習提供樣例,當積累到一定程度后,機器就可以進行自動識別,從而大大減輕辦案人員的工作量。而且目前看來,前一道辦案人員的標注也為后一道辦案人員對證據的審查判斷提供了參考,同時提高了工作效率!鄙虾8咴盒畔⒐芾硖幪庨L曹紅星說。

 

關閉窗口